<em id="pn7p8"><acronym id="pn7p8"><u id="pn7p8"></u></acronym></em>

    <th id="pn7p8"></th>

    <button id="pn7p8"></button>

      <dd id="pn7p8"></dd>
      <progress id="pn7p8"><track id="pn7p8"></track></progress>

      Linux培訓
      達內IT學院

      400-111-8989

      開源為何占據云原生環境?

      • 發布:Linux培訓
      • 來源:Linux培訓常見問題匯總
      • 時間:2017-09-21 17:01

      讓我們回溯到上世紀 90 年代,當時專有軟件大行其道,而開源才剛開始進入它自己的時代。是什么導致了這種轉變?更重要的是,而今天我們轉到云原生環境時,我們能從中學到什么?

      基礎設施的歷史經驗

      我將以一個高度武斷的、開源的視角開始,來看看基礎設施過去 30 年的歷史。在上世紀 90 年代,Linux 只是大多數組織視野中一個微不足道的小光點而已——如果他們聽說過它的話。你早早購入股票的那些公司們很快就發現了 Linux 的好處,它主要是作為專有的 Unix 的廉價替代品,而部署服務器的標準方式是使用專有的 Unix,或者日漸增多的使用 Microsoft Windows NT。

      這種模式的專有本性為更專有的軟件提供了一個肥沃的生態系統。軟件被裝在盒子里面放在商店出售。甚至開源軟件也參與了這種裝盒游戲;你可以在貨架上買到 Linux,而不是用你的互聯網連接免費下載。去商店和從你的軟件供應商那里只是你得到軟件的不同方式而已。

      我認為,隨著 LAMP 系列(Linux、Apache、MySQL 和 PHP / Perl / Python)的崛起,情況發生了變化。LAMP 系列非常成功。它是穩定的、可伸縮的和相對用戶友好的。與此同時,我開始看到對專有解決方案的不滿。一旦客戶在 LAMP 系列中嘗過了開源的甜頭,他們就會改變他們對軟件的期望,包括:

      不愿被供應商綁架,

      關注安全,

      希望自己來修復 bug ,以及

      孤立開發的軟件意味著創新被扼殺。

      在技術方面,我們也看到了各種組織在如何使用軟件上的巨大變化。忽然有一天,網站的宕機變成不可接受的了。這就對擴展性和自動化有了更多的依賴。特別是在過去的十年里,我們看到了基礎設施從傳統的“寵物”模式到“群牛”模式的轉變,在這種模式中,服務器可以被換下和替換,而不是一直運行和被指定。公司使用大量的數據,更注重數據留存和數據到用戶的處理和返回速度。

      開源和開源社區,以及來自大公司的日益增多的投入,為我們改變如何使用軟件提供了基礎。系統管理員的崗位要求開始 要求 Linux 技能和對開源技術和理念的熟悉。通過開源類似 Chef cookbooks 和 Puppet 模塊這樣東西,管理員可以分享他們的模式配置。我們不再單獨配置和調優 MySQL;我們創建了一個掌控基礎部分的系統,我們現在可以專注于更有趣的、可以給我們雇主帶來更高價值的工程作業。

      開源現在無處不在,圍繞它的模式也無處不在。曾經仇視這個想法的公司不僅通過協同項目與外界擁抱開源,而且進一步地,還發布了他們自己的開源軟件項目并且圍繞它們構建了社區。

      轉向云端

      今天,我們生活在一個 DevOps 和云端的世界里。我們收獲了開源運動帶來的創新成果。在公司內部采用開源軟件開發實踐的情況下, Tim O'reilly 所稱的 “內部開源” 有了明顯增長。我們為云平臺共享部署配置。像 Terraform 這樣的工具甚至允許我們編寫和分享我們如何部署特定的平臺。

      但這些平臺本身呢?

      “大多數人想都不想就使用了云……許多用戶將錢投入到根本不屬于他們的基礎設施中,而對放棄他們的數據和信息毫無顧慮。" —Edward Snowden, OpenStack Summit, May 9, 2017

      現在是時候要更多地想想本能地轉移或擴展到云上的事情了。

      就像 Snowden 強調的那樣,現在我們正面臨著對我們的用戶和客戶的數據的失控風險。拋開安全不談,如果我們回顧一下我們轉向開源的原因,個中原因還包括被廠商綁架的擔憂、創新難以推動、甚至修復 bug 的考慮。

      在把你自己和/或你的公司鎖定在一個專有平臺之前,考慮以下問題:

      我使用的服務是遵循開放標準,還是被廠商綁架的?

      如果服務供應商破產或被競爭對手收購,什么是我可以依賴的?

      關于停機、安全等問題,供應商與其客戶溝通中是否有一個明確而真誠的歷史過往?

      供應商是否響應 bug 和特性請求,即使那是來自小客戶?

      供應商是否會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使用我們的數據(或者更糟,即便我們的客戶協議所不同意)?

      供應商是否有一個計劃來處理長期的,不斷上升的增長成本,特別是如果最初的成本很低呢?

      您可以通過這個問卷,討論每個要點,而仍然決定使用專有的解決方案。這很好,很多公司一直都在這么做。然而,如果你像我一樣,寧愿找到一個更開放的解決方案而仍然受益于云,你確實有的選擇。

      基于私有云

      當您尋找私有云解決方案時,您的首選是開源,投資一個云提供商,其核心運行在開源軟件上。 OpenStack 是行業領袖,在其 7 年的歷史中,有 100 多個參與組織和成千上萬的貢獻者(包括我)。 OpenStack 項目已經證明,結合多個基于 OpenStack 云不僅是可行的,而且相對簡單。云公司之間的 API 是相似的,所以您不必局限于特定的 OpenStack 供應商。作為一個開放源碼項目,您仍然可以影響該基礎設施的特性、bug 請求和發展方向。

      第二種選擇是繼續在基礎層面上使用私有云,但在一個開源容器編排系統中。無論您選擇 DC/OS(基于Apache Mesos) 、Kubernetes 或 Docker Swarm 模式 ,這些平臺都允許您將私有云系統提供的虛擬機作為獨立的 Linux 機器,并在此之上安裝您的平臺。您所需要的只是 Linux 而已,不會立即被鎖定在特定云的工具或平臺上。可以根據具體情況來決定是否使用特定的專屬后端,但如果你這樣做,就應該著眼于未來。

      有了這兩種選擇,你也可以選擇完全離開云服務商。您可以部署自己的 OpenStack 云,或者將容器平臺內部架構移動到您自己的數據中心。

      做一個登月計劃

      最后,我想談一談開源項目基礎設施。今年 3 月,在召開的 南加州 Linux 展會 上,多個開放源碼項目的參與者討論了為他們的項目運行開源基礎設施。(更多的,請閱讀我的 關于該會議的總結)我認為這些項目正在做的這個工作是基礎設施開源的最后一步。除了我們現在正在做的基本分享之外,我相信公司和組織們可以在不放棄與競爭對手相區分的“獨門秘方”的情況下,進一步充分利用他們的基礎設施開源。

      開源了他們的基礎設施的開源項目,已經證明了允許多個公司和組織向他們的基礎設施提交訓練有素的 bug 報告,甚至是補丁和特定論文的價值。突然之間,你可以邀請兼職的貢獻者。你的客戶可以通過了解你的基礎設施,“深入引擎蓋子之下”,從而獲得信心。

      想要更多的證據嗎?訪問 開源基礎設施 的網站了解開源基礎設施的項目(以及他們已經發布的大量基礎設施)。

      可以在 8 月 26 日在費城舉辦的 FOSSCON 大會上 Elizabeth K. Joseph 的演講“基礎架構開源”上了解更多。

      預約申請免費試聽課

      填寫下面表單即可預約申請免費試聽!怕錢不夠?可就業掙錢后再付學費! 怕學不會?助教全程陪讀,隨時解惑!擔心就業?一地學習,可全國推薦就業!

      上一篇:掌握Linux系統 找到好工作會是難事嗎?
      下一篇:如何創建更好的災難恢復計劃?

      Linux培訓機構學費多少錢?【越少越好嗎】

      Linux培訓機構哪個比較好?【親自測試】

      Linux如何系統的學習才能學的更好?

      linux培訓機構哪個比較好?

      • 掃碼領取資料

        回復關鍵字:視頻資料

        免費領取 達內課程視頻學習資料

      • 視頻學習QQ群

        添加QQ群:1143617948

        免費領取達內課程視頻學習資料

      Copyright ? 2021 Tedu.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08000853號-56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9508號 達內時代科技集團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

      選擇城市和中心
      黑龍江省

      吉林省

      河北省

      湖南省

      貴州省

      云南省

      廣西省

      海南省

      高清特黄a大片,日本真人真做爰,特级做人爱C级,免费a级毛片 百度 好搜 搜狗
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